Roberto Clemente Jersey  都市妖奇谈*正文 周影的一天 – 布谷鸟

都市妖奇谈*正文 周影的一天

2019-08-07 0 条评论 150 次阅读 1 人点赞
“早饭……九点了?” “大哥,我刚下班,几点下班几点吃饭,天经地义!来胖胖粥店,我请。”孙剑打着哈欠挂上了电话。 周影抓抓头,不知道一天吃两次早饭合不合适。 周影赶到指定地点,孙剑一个人已经点了东西呼噜唏哩地吃起来,口里含着一口饭招呼,“坐,吃什么自己要。” “我吃过了。” “对啊,某人和女朋友同居,有人做饭、洗衣服,真幸福啊,嘿嘿嘿……”孙剑眉开眼笑地瞄着周影。 “瑰儿住对门。不住一个房子就不叫同居。”周影认为应该这么解释。 “对门,嘿嘿嘿,租两套多浪费,把那套房子退了吧,这社会多开放啊,不用管别人怎么看,我羡慕你还来不及呢!”孙剑才不相信那一套。 “你找我什么事?” “差点忘了正事。”孙剑点点头,“幸福生活安全也很重要,我告诉你……”他四下看看,周围没人,几个服务员也站的很远才又说:“我昨天晚上出大事了,一个全国通辑的变态杀人狂确定到了本市。” “杀人狂?”周影老在电视里听见这个词。 “我从没见过那么变态的凶手……”孙剑回忆起昨天看的案卷,一阵反胃,扔下了筷子,他小声向周影说,“他吃人肉。” “哦。”周影面无表情的答应一声,看来吃人的人还真不少呢,自己家厨房里也有一个。 “他先用麻醉剂把受害人弄昏,然后弄到没人的地方,活活的杀死,生吃……别提多恶心了……”孙剑又是一阵反胃。 周影点着头同意:“生吃东西对身体不好。” “周……影……你是不是没神经,我在说变态杀人狂吃人的事……”孙剑快受不了周影那副千年不变的面无表情、处变不惊了。 周影忙掩饰:“那是你们警察的事,和我们老百姓挺远的,我当在听故事。” “立新市人口是不少,可是我老担心你那种态度,一点警戒心都没有,不管什么人就让他上车,还让他坐前坐,半夜三更的,不管去多偏的地方你都拉,这多危险,万一上车的是劫匪,是杀人狂,是变态狂……”孙剑苦口婆心的对周影进行着安全教育。 “我会小心的。”周影安慰他。 “我跟你说,那个变态杀人狂三十多岁,中等身材,长相文静白皙,近视眼,一般戴着眼镜……最近见这样的人别拉。不过放心,不用多久我就会抓住他的,决不能让他在我们立新市做下案子!”孙剑信誓旦旦地说。 周影喃喃地重复:“中年、白皙、戴眼镜……” “对,记熟了!小心点。”孙剑对他的态度表示赞许,“我一定会抓住他的!决不让那种悲剧在立新市上演!”孙剑回忆着那些案件中的一幕幕,咬紧了牙。 周影小心翼翼地问:“孙剑,你很想抓他?” “不抓住这样的恶魔,我还算什么警察!不把他绳之以法,誓不为人!”孙剑越说越热血沸腾,用手砸着桌子。 “糟了,也不知道下锅了没有……”周影知道瑰儿有时候会把肉炒好了备用,喃喃自语着。孙剑打着哈欠回去执行公务之后,周影飞奔回家去看自己的厨房。 中午刚到,刘地就溜达着进了屋子,仰躺在沙发上问:“饭好了没有?” “我还没做。”周影看看时间,也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了,便站了起来。 “又是你做?瑰儿不回来?瑰儿……”刘地躺着呻吟起来。 “瑰儿去开店之后,午饭不回来,在店里吃。”周影洗洗手,准备去做他最拿手、也是唯一会的炖肉、炖菜了。 “那我走了,我宁愿去饭店吃。”刘地向门口晃去。 “站住!”一声暴喝传来,火儿箭一般地从厨房冲了出来,跳上周影的肩头大叫:“少了一整只人!少了一整只人!一定是刘地偷走了!” “谁稀罕,我昨天晚上刚吃过。” “影刚帮我抓回来的,还新鲜着呢!一定是你偷走了,还给我!还来!”火儿大叫大嚷,不依不饶。 “火儿,那个人是我拿走了。”周影忙安慰它,“我把他给孙剑了。” “什么?你明明已经送给我了又把他送给别人吃?你这等于是偷我的东西送人!你是怎么给我树立榜样的!你这样会在我的成长中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火儿最近学会的时髦的词汇越来越多了,反正它知道周影有一半听不懂,先一股脑的说出来把周影弄晕了再说。 刘地耸耸肩:“你要是有一点半点以周影为榜样,天下可就太平不只一点半点了……” “刘地……你对我的优秀品质有什么意见吗?”火儿眯起眼。 “没有,我对你的优秀品质一点意见也没有,因为你根本没有可以称的上‘优秀’的品质。”刘地马上笑嘻嘻地回答。 “死地狼……”火儿扇着翅膀,准备把失去食物的愤怒发泄在他身上。 “对长辈没大没小,这是什么品质啊?我是周影的朋友,论理你得叫我叔叔吧?”刘地还在火上浇油。 “你死了我就不用叫了吧,刘叔叔……” “哼哼,你没听过祸害活千年吗,我这样的大祸害,再活一千年也没问题……” 眼见刘地和火儿又要例行开始饭前战斗周影忙出来阻止,他刚买回来的电视还没开箱呢,再摔了有些可惜,“对了,南羽说今天瑰儿生日,你们知不知道?”他及时地转移了那两人的注意力。 刘地十分失望地说:“南羽告诉你了,真没意思,本来想看看你不记得她生日,瑰儿是什么表情的。” “你心肠真坏!”火儿踢了他一脚,“影,我本想提醒你的,可是后来忘掉了,不过我给瑰儿准备了礼物──我要买齐所有的材料,开盛大的宴会来庆祝!还要摆上鲜花!” “就是说瑰儿要为自己的生日宴会做饭,还要用自己店里的花来装饰,那她也太可怜了吧?”刘地深表同情状。 “你是说瑰儿过生日让影帮她做饭,她就不可怜吗?”火儿反问。 刘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因为此刻厨房里,周影正在把大块的肉和大片的白菜叶子扔进清水里,然后放在火上煮,而周影这时记起了瑰儿做饭要加调味品的嘱咐,又打开那些瓶子、罐子、把什么糖醋、胡椒粉随便倒了些在锅里。 “火儿,刘地,吃饭了。” “我走了,我找地方吃饭去了……”刘地捂着嘴穿墙而去。 “跑了正好,乐的我自己吃。”火儿坐在锅上,挑着肉块开始吃,影做的饭味道虽然比不上瑰儿,可没有那么多怪规矩:什么吃前洗手啊(火儿:我哪来的手可洗?),什么不许上锅子、不许在厨房吃啊,什么不许吃完在窗帘上擦嘴啊……所以火儿一般吃的还是很开心。 “影,别忘了吃了饭去买菜,准备给瑰儿过生日。”它边吃边吩咐。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周影才把几大包东西全搬进了屋里,火儿清点一下也够五、六十道菜的原料了,才放周影回去修炼,周影刚刚重新坐回阳光下,手机又响了起来。 “周影,我,那个变态杀人狂抓住了,晚上咱们继续去抓劫车的,老地方,不见不散。”孙剑疲倦的声音带着一丝兴奋。 “抓住了?”周影算算,请林睿的鬼使顶着那具尸体在街上跑了也有好几钟头了,孙剑总算抓住了。 “不过抓了个死的。”孙剑为不能把犯人送上刑场还有点遗憾,“他拒捕,我一个同事开了一枪,他吓的从天桥上摔下去了,被好几辆车这一个压碾啊……恶……不说了,再说晚饭也吃不下了……我先回去补个觉,晚上见。” 火儿一直伸着脖子在听,眨眨眼回过了味儿来:“那就是我的那只整人,我一口还没吃呢!还给我,死警察!还给我!”它抢过电话就叫,幸亏孙剑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上了。 “影,你说吧,怎么赔偿我!”火儿在周影头上跳来跳去,它也不是特别喜欢吃人,就是看不得自己的食物给了别人。周影把火儿从头上拿下来,它马上又跳上去,再拿下来,它再跳上去,反正它知道周影最后非让步不可,果然,反复了十几次后,周影说:“我今天晚上再给你抓一个。” “说定了,我今天晚上要跟你去,看着你点……啊呼呼……下午觉都耽误了,现在开始睡……”火儿达到了目的,便收起翅膀,蜷在周影膝盖上呼呼大睡起来。 周影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偏向西方的太阳,再次开始了修炼。 “为了瑰儿的生日,干杯!” 大家一起举起杯来庆祝,瑰儿兴奋的脸颊红红的,在大家轮番的劝酒下大口的喝着香槟她在立新市的妖怪中人缘特别好,一听说她的生日,大家送来了一大堆千奇百怪的礼物,要不是大多数妖怪害怕火儿和刘地不敢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周影家的小房子还真容不下那么多人。 现在宴会上只有周影、刘地、南羽、火儿、林睿和瑰儿请来的猫妖黑冰,这么廖廖几个人面对瑰儿做的一大桌子菜,要拼尽全力吃才能看出成效。 “泉先儿送的衣服,她亲手做的,还缀着珍珠,放进水里都不会湿,可怎么是唐朝的式样?罗天送的他新出的专辑?!有点可怕的礼物,瑰儿你最好别听;鹿九送了两头活猪,你准备怎么做啊?在家里屠宰不成?咦,这串项琏很漂亮,终于看见适合女孩子的礼物了,这是谁送的……”刘地一点也不客气地乱翻着瑰儿收到的礼物,手里拎着一条贝壳串的项琏头问。 “是我刘前辈。”黑冰恭敬地回答。它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上,用爪子捧着酒杯喝饮料,比起又抢又闹的刘地、火儿他们来显得极有教养,“我请九师兄代我买的。” “唉,一大群妖怪不如一只猫懂得送礼。”刘地感叹着,“瑰儿,我送你一样好东西。”他从背后取出一个盒子,一下子打开来:“最新潮的性感内衣……你可以穿给周影看。” 瑰儿立刻胀红了脸,把一大块豆腐堵进了刘地嘴里,十分不好意思地偷眼看看南羽。 南羽笑着站起来:“我也不会做别的,绣了几条丝巾,瑰儿出门可以戴戴。”南羽的刺绣手艺极为精湛,瑰儿欢天喜地地接了过去。 “我的。”林睿一边还在吃,一边递了一个游戏光盘过来。不等瑰儿开口,火儿先叫起来,“你买到了,我先玩!瑰儿,你再送给我吧!” 瑰儿嘟起嘴:“他本来就是给你的。” “是吗,那我拿走了。”火儿一把把光盘夺了过去。 “反正我没来白吃啊,我送过东西了。”林睿满嘴食物,含含糊糊地说着。 “唉……”瑰儿用手推推那一大堆礼物。说是生日礼物,其中有的也确实价值不菲,可是除了南羽的丝巾和黑冰的项琏,没几件可以派上用场的,“等一下,这是什么……”瑰儿从礼物堆里挖出一个盒子,看着上面的字念:“脑白金……不会吧……谁送这种东西,我有那么老吗……真是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脑白金?” “真的,谁送的?” “哈哈哈哈……瑰儿,你也需要防止衰老了吗?” 大家立刻笑成了一团。 “是我放在那里的……”周影不明白大家在笑什么。 “你……”屋里的笑声瞬间停止,接着又暴发出了更大的笑声。 刘地把那盒脑白金举在周影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问:“你买的……哈哈哈……不愧是周影,哈哈哈……” “我看见广告上人类都在买。”周影还是不明白别人在笑什么。 “看来人类的广告真是做给你这种人看的,只要大张旗鼓的宣传大家都买×××你就一定跟着去去买。”刘地拍着周影的肩说。 周影觉得这是夸奖,这不就说明自己更象人类了吗。 瑰儿看看周影,一把从刘地手里把盒子抢回去:“还给我,周影送给我的。” “你拿去干什么用啊?” “我吃。” “那是给老头老太太吃的。” “等我成了老太婆时才吃。” “那早臭了。” “你管我!”瑰儿看看周影脸上的神情,抱着盒子珍重的放在了柜子里,一边向周影眯起眼睛笑着说:“谢谢,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那就好,南羽不肯告诉我给你买什么才好,我想了半个晚上,本来还以为送菜刀更好。” “咕咚”刘地张着手向天,倒在了地上。 瑰儿的生日宴会进行了一半,火儿、林睿就和刘地为了最后一块炸肉开始例行战斗,瑰儿在南羽和黑冰面前,开始还表现出“我是有教养的家庭主妇”的形象,温和地阻止他们,但是战斗发展到她收到的礼物也遭了秧之后,她再也忍不住了,卷起袖子,抓起锅子、盆子向刘地他们砸下去。 南羽和黑冰聪明地躲进了卧室,周影却依旧坐在桌边,慢条斯理地吃他那一份饭菜。不论是开水、火儿的烈焰还是利爪、盘子,他都稳如磐石,眼都不眨一下。 “周前辈果然道行高深,泰山崩于前而气不啊。”黑冰无限崇拜的赞叹着。 周影吃完了做饭,从燃烧着的沙上起来,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就向火儿问:“火儿,我要出去了,你去不去?” “不去,等我赢了再说。” “哦,南羽、黑冰,我顺路送你们回去?” “好。” “多谢周前辈。” 南羽和黑冰小心地绕过战场,向门口移动。 瑰儿看周影和南羽并肩走向门口,咬了咬嘴唇,不过马上传过身,举起一个盘子丢向刘地。 七点三十分,红色现租车停在了孙剑家楼下,“你迟到了。”孙剑站在路边,对着周影伸出手表。 “我去送了一个朋友。” “男的女的?” “一个女的,一只猫。” “……重色轻友!” 车驶入了闹市,周围的人流越发拥挤起来,路边两名男子伸手拦车。 “开过去,说不定是他们!”孙剑的话中带着兴奋。 周影把车开过去,看着客人上了。他把车开向市郊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灯火万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现在越来越习惯这样平凡安静的人类生活了,也许这样下去,自己越来越象人类吧。 “别动!我们可有枪!把钱拿出来!”身后的客人忽然厉声说。 周影回头看着他们…… 人类这种平淡、安静、日一复一日的生活,他真得越来越习惯了……

admin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